3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3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03 11:33:2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谢某明(男,38岁)6月份以来,先后3次前往新发地市场购物。6月23日,该人确诊为新冠肺炎病例。经查,谢某明在流调中故意隐瞒2次新发地市场活动史,虽签署居家隔离承诺书,但仍多次前往公共场所活动。目前,警方已对谢某明隐瞒新发地市场活动史、违反隔离规定情况立案调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省纪委监委主要负责人直接领办、汇集省市县三级专业办案力量、深挖彻查“保护伞”“关系网”94人……日前,安徽“刘氏兄弟”涉黑案处理细节公布。在办理该案中,纪检监察机关采取一系列有力行动,实现了以打伞促扫黑、黑恶势力与“保护伞”一窝端的良好效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案中的“刘氏兄弟”为安徽省蚌埠市新城口村原党总支书记刘兆本等四兄弟。他们长期把持基层党组织14年,非法采矿获利20亿元,大肆拉拢、腐蚀领导干部和公职人员。记者调查发现,这起涉案金额大、牵扯公职人员多的案件,有诸多引人思考之处:刘氏兄弟为何能逃避监管,长期从事非法开采?为何有这么多公职人员为其充当“保护伞”和“关系网”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办案人员介绍,刘氏兄弟有着明确的分工,刘兆水主要在市里活动,拉拢腐蚀意志不坚定的领导干部;刘兆本主要在新城口地区活动,向当地公职人员行贿;刘兆刚、刘兆安则负责充当“跟班”“打手”以及送礼送钱的“操作者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7年,国电蚌埠发电有限公司选择建在新城口村。为争夺利益,刘兆水妻子马士凤纠集100多人与邻村村民斗殴,并用铲车推倒电厂围墙。事后竟无一人被追究责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氏兄弟的另一“招牌”,是位于窑河上的船桥,开采出来的砂石只有通过这里才能运出去。刘兆本担任村党总支书记后,逐渐把本属于村里的船桥,变成了自己打击砂石竞争对手的工具。对于买他家石头的船,予以放行,别的船则不允许通过。为了进一步攫取利益,刘氏兄弟还以暴力手段强行兼并其他石厂。“刘家有钱有势,塘口被占也只能忍气吞声。”村民邱永好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是一个多元社会,政治上也是多元的。无论持何种政见,只要不触碰底线,不危害国家安全,都可以依法享有基本法赋予的权利和自由。今天下午,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140场新闻发布会上,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、新闻发言人潘绪宏介绍,首都疫情形势依然严峻复杂,防控工作仍处于最紧要、最吃劲的关头,但个别人员无视防疫规定,隐瞒新发地市场活动史、隐瞒密切接触史,违反集中和居家隔离规定,甚至非法行医引发疫情传播扩散风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氏兄弟黑社会性质组织非法采矿10余年并伴随寻衅滋事、聚众斗殴等犯罪,尽管影响恶劣、投诉不断,但一直平安无事,与某些地方部门不作为、不担当有关,也离不开背后的“保护伞”为其站台撑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前后,刘兆本擅自占用耕地兴建别墅,私建刘氏宗祠,并非法开发“汉街”项目。此外,刘氏兄弟还在山上修建会所、球馆等设施,侵害了当地群众的利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某银(男,25岁)为新发地市场送货员,该人于6月13日在暂住地接到核酸检测和居家隔离通知后,未按规定接受检测,并在居家隔离期间外出工作。后该人于6月27日确诊为新冠肺炎病例。目前,警方已对王某银不按规定接受核酸检测,违反居家隔离规定的情况立案调查。